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细数走逝的流年

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

 
 
 

日志

 
 

2018年4月3日诗人的妻   

2018-04-03 14:2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我在飞机上看了一部惊悚的电影《Mother》,看得我揪心揪肺。

故事发生在乡间的一所大宅中,哈维尔.巴登饰演的诗人和詹妮弗.劳伦斯饰演的妻子在这间宅子里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一个身患绝症却异常神秘的医生带着他对诗人的崇拜闯入这间大屋之后,陌生人的入侵正式开始,并且络绎不绝,从未间断,从此诗人和妻子的生活连表面上的平静也无法维持了……

电影本身就是一出寓言,隐喻与象征的集合,但是我脆弱的神经还是被惊骇到了,被本体喻体的叠加而吓到了。

2018年4月3日 - lyhhyllyhyl - 细数走逝的流年
2018年4月3日 - lyhhyllyhyl - 细数走逝的流年
影片的观赏过程是极其痛苦不堪的历程。堂而皇之的入侵者与女人的无助,撩拨着我忍耐的底线;男人的自私与骄傲、虚荣与狂热,助力着暴力的发展乃至最后的混乱与失控,这些都是本体。而喻体可以看做一种狂热的宗教信仰,一种侵略,一种被强的Minyi,一种精神控制……总之是一种足以荼毒人性的东西。

我不想从大处着眼,从丰富的喻体着眼来评价这部戏,反而想从很微薄的我的观感下的人物本体开始体会人性。

这部电影没有一个情节是无效的,无时无刻不给观众带来一种危机感,你永远预测不到下一个情节会是什么,每一幕都是探险,从没有安全感,提心吊胆,为女主人紧紧捏着一把汗,一直就是这种状态。那如血眼般渗血的地毯上的破洞,那下水道的一团血肉,还有男主人手里的结晶体,都是一种寓言体。可以说,这部戏折磨到了我。

这部戏令我心中大骇,心情久久难以平复的同时,也令我想起来另一个可怜的女人——谢烨。

那是另一场毁灭。

被诗人顾城杀害的妻子谢烨,她用生命书写了这样一句凄惨的诗——我对你的爱,都变成了那把锋利的斧头。最后,你用它杀死了我。

无论是电影里面那个诗人的妻子,还是现实版的诗人顾城的妻子谢烨,无一不向世人昭告这样盲目地崇拜与爱的弊端。爱不能没有自我,不能失去自我,否则就是陷入沼泽,越挣扎,越沦陷。作为女主人的詹妮弗.劳伦斯在电影里的角色更多的是母亲的生殖属性,而无论是感情还是家庭她都无法掌控。地板下的漏洞暗示二人关系中不为人知的秘密,开始只是一个伤口,为了感情的安稳谁也没有深究,甚至女主用一块地毯盖住那个渗血的破洞,可是那仿佛是一只洞晓一切的血眼,横在两人中间,泣血。女主每次想到心里都是一阵惊疑不定。直到有一天,深挖进去才发现内有乾坤。

原来,你以为你深刻了解的人,其实根本不是那个样子。你以为你握在手心里的生活,其实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

电影非常荒诞和魔幻,很难用好看或不好看来形容这部电影,只是我被惊到了。

转回头再看顾城,他有首诗这样写过:

我多么希望,有一个门口。早晨,阳光照在草上。我们站着,扶着自己的门窗,门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顾城

而谢烨写给母亲的信这样说:

我是真心想让人都快活的,我从来让人愉快。
我毫无怨言,给他们(顾城和情人李英)洗衣做饭,
我们在小岛上开启了三人其乐融融的生活。
……
这样的顾城,写诗的顾城,挥舞斧头的顾城。
这样的谢烨,死于诗人之斧。
被自己的爱或者说信仰杀死,该是怎样的血腥!
这绝对是人类社会里面最悲剧的死法。一如这电影最后,女主人之死。
我从来不认为这是个体的偏执,我以为这是异曲同工,是无底线的善良与忍耐妥协的劫难。
人对人对事产生类似宗教信仰一般的狂热与牺牲的时候,是很可怕的。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