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细数走逝的流年

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

 
 
 

日志

 
 

2018年1月18日小酒一盅   

2018-01-18 13:3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大概是在五六岁的时候开始偷喝奶奶的小酒壶里面的酒。

奶奶有个习惯,每天喝一盅,不多不少,就一盅。模仿是孩子的天性,一天当中总有奶奶疏忽大意我的存在的时机,在堂姐授意下,我会爬上凳子,从八仙桌上的那幅小屏风状的玻璃画后面取出酒壶,然后,我俩次第自斟自饮一杯,再物归原处。奶奶一直没发现过。

一开始,受不了辣,一小口抿在嘴里,舌尖发麻,发烫,发涩,想立刻吐出来,又不甘心失败,怀着壮烈的心思缓缓咽下去,觉得就一直辣到了心底,似乎自己的胃肠不再是抽象的存在,而是辣辣的立体的存在。舌尖,喉咙,食道,胃……霎时间特别具体了。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偷喝酒,就胆儿肥了。会在偷喝之前,预备一块馒头,糖,或者几粒花生米。

再后来,觉得自己小有一些酒量了,堂姐提议比试比试,我俩一拍即合。即刻唤来弟弟和表妹表弟,我们几个模仿家宴时候的做派,趁奶奶午睡之机,在树荫底下自斟自饮,规矩是大压小划拳比试,输了的喝酒。没想到弟弟总输,喝了一些酒,醉了。

我有一点后怕,堂姐说没问题,她有办法,先是给奶奶酒壶里面掺了水,保持原有的体积,然后背起弟弟躲在伯父家睡了一大觉,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是,还是有了后果。后果之一,弟弟从此对白酒是滴酒不沾。长大了应酬也就只能喝一点点红酒啤酒。后果之二,奶奶尝出来酒味儿淡了,让我们几个按大小个儿排一队,堂姐第一我第二表妹第三表弟第四弟弟第五,说是要发香瓜给我们吃。我们喜滋滋伸长脖子等香瓜,等来的是哆来咪发嗦……一人一记拐棍。

后来的后来,回想往事的时候,觉得特别佩服奶奶的“军事家”的才能。奶奶是小脚,捉拿我们任何一个归案都不容易,小脚+拐棍,追不上我们的大脚板。所以奶奶非常策略,以香瓜诱之,然后一举拿下我们五个小坏坏。兵不厌诈、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马失前蹄……我和堂姐在沉痛总结经验教训时,把当时熟悉的词汇挨个用了一遍。

奶奶后来把酒壶挪了地方,换了掩体。可是,这怎么难得倒我和堂姐啊,我们经过分析判断推理之后,终究能够找到藏在哪里,隔三差五,我俩偷喝几口,只是不再带领几个小的顶风作案,目标太大,容易暴露。这种事情有持续性,整个小学的寒暑假,我们都乐此不疲。

若干年后,堂姐酒量不错,至于我,我没试过,并不知道自己的底细。

昨晚喝酒,我忽然想到这样的童年往事,心里失笑起来。

过去在单位,同事们都替我喝酒,我一直都表现的不胜酒力,我是怕麻烦才不肯喝的。

昨晚我是想喝,所以喝了三两,回到屋里我想,我从来都没有醉过。也许不醉,是我的心则。

酒量是练出来的吗?
我不喜欢比斗这个,因为总记得弟弟小时候喝醉的小可怜样儿。好在爸爸一直不晓得这事,不然,当年我早就被家法惩戒了,好在规避了一顿皮肉之苦。

我说这一堆话的意思现在才图穷匕见,其实我后悔昨晚喝酒了,酒后胃里不舒服,心里也不舒服。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