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细数走逝的流年

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

 
 
 

日志

 
 

2017年1月9日人意烂漫,只向桃花开二分   

2017-01-09 12:05: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绍叶:胡兰成,人意烂漫,只向桃花开二分 

2017年1月9日 - lyhhyllyhyl - 细数走逝的流年
      胡兰成曾说,禅是一枝花。确实,花是大自然之一机,是一机之灵动,一机之盛开,一机之生长,一机之空寂。禅讲究的是一花一世界、一土一如来,正可谓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皆是法身。在这烟火红尘,天上人间,禅机遍布,禅就是千娇百媚的花,而花则是这活色生香的禅。然而,在胡兰成眼里,让他对禅产生如此妙悟的,又是哪一种国色天香呢?

        人世的活泼热闹,山高水深,都象一朵花的满开了。桃花在古代文人的眼里,有春风桃花的娇情,人面桃花的艳情,桃源仙界的逸情,及桃花流水的悲情。总之,桃花早已从一个纯粹的自然物象,上升为一种人文象征,成为一种普遍的凭借物。桃花艳丽荼靡,却又轻薄易谢。因此,桃花在传统文学的意象中,便成了一种最不安宁的花,一种最易招惹是非的花。

          胡兰成写的诗词虽然很少,但是,有一首写桃花的词,堪称一绝。词曰,人意烂漫,只向桃花开二分。星辰欲语,潮声不平。舞浦安,歌承庆,女子十五天骄矜。胡兰成的词,可以跟另一个诗人的佳句相得弥彰,桃花才骨朵,人心已乱开。人意的烂漫,往往是由花启发;人心的枯谢,也是因花而引起。花与人能有机契合,方两情相悦;真心有灵犀,故两不相负。

        而禅悟,如对着花读出心中的解语。禅的奥妙,其实就在一个机字。机是花发今年枝,而且好人好事,必定与我有干系的。正如胡兰成所说,此方是真东西,但也要对方是有情,所谓施者有德,爱者能识。应该说,是胡兰成将桃花,从吟诗作对的凭借物,提升到一种哲学的境地。有懂得,才有慈悲,即使千劫如花随流水,尽可去随时随性,随遇随缘,唯心清嘉。

          在《禅是一枝花》中,所记第四十则公案里有语,时人见此一枝花,如梦相似。我以为,此乃胡兰成禅悟的根由或契机。他说,大自然虽然如桃李不言,但桃李却要与春天商量颜色。讲思想是要以色显空,但空不能因色而尽显,极好的说法是,象桃花几处隐红楼。桃色灼灼,超然于世,一枝即可胜于十方万丈。有道是花花世界,万法皆自如;呼吸吐纳里,时时可得道。

        在胡兰成的传世之作《今生今世》里,就是以《桃花》开篇的。他以村中井头的一株桃花开头,揭开了一段对少小时候,关于故乡和母亲的回忆。第一句便是提挚之语,桃花难画,因要画得它的静。就是这寥寥数语,令当代画家、诗人们赞不绝口,谓之由来写桃花,无有此者。胡兰成少年时,便对桃花有了不同一般的感觉,曾有诗曰,桃花岂识人消息,药气微闻绣幙垂。

        少年的胡兰成,早早与桃花就结下了不解的缘。他也曾有过迷离的春愁,诗曰,但知春服罗绡起、夭桃出篱柳低水;柳影池波岂安份、桃花红到人心里。但是,他却不为桃花的花开花谢,而动一点哀怨的心思。在他看来,这不当花是花,人亦不是看花赏花人,真是人与花皆好。以前想着花总是招展的好看,因极灿烂。待看到此句,将心思沉静下来,不觉品出它的妙处来。

        因把花当做是花,便有了珍惜;又因着花事短暂,便又有了疼痛,所以才不当花是花吧。他说,任是谁,对着一树沉静的桃花不作思量?那桃花原极娇媚,可一旦静下来,便转为优美了,像一庭月光,也像月下抱着琵琶的女子。顶极的春事,像挣脱牵绊的风筝,不能再高的时候,便是坠落了。也如女子,当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过后,便学会艳羡别人的年少无知。

         即使到了晚年,当他在异国他乡的时候,桃花依然是村中唯井头那一株,春事烂漫到难收难管,亦依然简静,如同他的小时候。桃花,即使开到荼靡,亦保持简朴静美的模样,这便是胡兰成眼里的桃花,也是他心中不烂的桃花,更是他自己今生今世的化身。生命盛开如那一树夭夭桃花,亮丽缤纷,而又冶荡荼靡。浮艳的只是幻变中的表象,而内在的却是永远不变的简静。

        对胡兰成来说,命中多犯桃花,是伴随他一生的劫,也是他一生的幸。胡兰成曾说,青春自身可以是一种德性,像杨柳发芽时自然不染尘埃。但他毕竟用情浮泛,亦近游戏,德性对于他几近无行。从原配玉凤到女才子张爱玲,女护士小周再到寡妇范秀美,日本女房东一枝,旧相识佘爱珍。胡兰成虽然在温柔乡中饱览春色,自认为永结无情契,却到底是个朝秦暮楚的荡子。

         不过,即便是情薄义寡、蕊浪花浮,他也能翻作竹叶水色、戒定真香。就像他眼中的桃花,即使春事烂漫到难收难管,亦依然简静。他说,我每回当着大事,无论是兵败奔逃那样的大灾难,乃至洞房花烛,加官进宝,或见了绝世美人,三生石上惊艳,或见了一代英雄肝胆相照那样的大喜事,我皆会忽然有个解脱,回到了天地之初,像个无事人,且是个最最无情的人。

        当着了这样的大事,我是把自己还给了天地,恰如个端正听话的小孩,顺以受命。唯无情,才有彻底的清醒。阅他的文字,观他的人生,就如同看他的行装面容,青衣若水,微笑清浅,一脸的从容淡定;就如月下花开、春暖燕来。在他平和的目光里,看不到山河岁月,也感觉不到红尘烟火。在《韶华胜极》一文里有一句话,是可以用来表达他固执心志的,他说,繁忙可以亦即是闲静

        世人在桃花的花事里,读得的,往往不外是流水落花春去也,发出一花障目、百叶穿心的悲凉。但在胡兰成看来,那妖娆万种的桃花,荼靡凋落的桃花,却是始终保持简静悠然的桃花。桃花就是一种禅意。因为在他心里,这不当花是花,人亦不是看花赏花人,真是人与花皆好。就连他所在的生养他的胡村,在人们眼里,却因世上何处有富贵荣华,只好比平畴远畈有桃花林。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