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细数走逝的流年

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

 
 
 

日志

 
 

2017年1月9日胡兰成:走过现世毁誉   

2017-01-09 12:12: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兰成:走过现世毁誉

       战后逃亡,改名换姓,胡兰成曾于温州中学教书,某回想向刘景辰道尽身世,又不敢直白,只说自己是胡的亲戚。刘先生笑道:“这样的人,必智足以全其身”。一语点破胡兰成的精明。

         作者:马家辉,香港著名作家、学者、传媒人。香港文化、娱乐领域的跨界英雄,港台双栖作家的典范。


      (一)志气
     
       十月上旬的周末下午仍是炎然,初秋尽管来了,夏天仍不肯走,要留着,多留一会儿也是好的;秋夏重叠的日子,阳光灿烂,年轻人的笑容特别好。

       这个周末的大学校园的年轻人,笑容尤其肆无忌惮,笑得放肆,而青春,当然应该是放肆的,也完全没有不放肆的理由。若让年轻人处处拘谨自节,成年人和这个社会显然是有问题的。

       这个周末是大学的水运会,男男女女换上泳衣泳衭,池上池里,与其说是跟别人一较长短,不如说是尽情发挥自己的潜能与斗志,任何体育活动的终极挑战对象必是自己,没有其他。打破自己的局限,是体育的意义,以及,快乐

        游泳池旁是校园广场,另有几百位年轻人,亦笑得炙热,这是“cosplayexhibition”,女女男男穿上各式服饰,或黑或白或迷幻,戴上各式假发,或金或黄或红蓝,挽着各式道具,或剑或枪或绳鞭,装扮成骑士侠士剑士,把自己隐藏起来的同时也把自己暴露出来,摆出v字手势,拍照,嬉玩,集体建构了魔幻校园,打破日常严肃沉重,飞扬志气,往后无悔。

        是的,志气。青春是什么呢?胡兰成在“遂志赋”文内轻轻说过,“青春是感激,青春是记忆力好,青春是志气”。而我深信,勇放寻找快乐便是志气,生命还有什么事情比快乐重要呢?所以还有什么志气比快乐的志气重要呢?而又,如果敢于维护心爱的人的快乐,便是更大的志气,把对方的快乐凌驾于己身之上,是志气的最壮阔面目。

         “遂志赋”是胡兰成《世界劫毁与中国人》书稿的序,该书其后以《今日何日兮》为题出版,近日有了简体版,有不小删节,却仍动人,彰显了一位走过毁誉的老文士的志气不坠,念兹在兹,仍是他眼中的山川日月与王朝国运。但序文毕竟有很浓烈的个人感怀,尤其关于老去,他看别人老,自概:“我是不想要这样的,怎么也一道了呢,不愿呀不愿”;他看自己老,说:“我今看花,大不如儿时看樵子担上的柴枝柴叶,又记忆力大大的衰退了,志气是今要靠鞭策了。老的一个字,我怎么的也不甘心呀。我要烦忧就像青春的烦忧,老死也可比年纪轻轻就夭折的一般鲜洁吗?”

        当老是已至而不是将之,回看青春,是最残酷的事情。而唯一能够稍缓残酷的,恐怕是志气不坠,把大志鞭策出来,浑忘老去,在志气里重活青春。但到了最后,谁都终究没法不如一支干扁的牙膏,志气,没了,就是没了
 
      (二)时间与哲学家

        内地读书界这年兴起了一股小小的“胡热”,胡兰成,重新出版他的着作,重新诗论他的思想,重新热衷他的文字,这位汪伪政府的宣传部次长,死后三十二年,再度走入简体华文读者的视线范围。

       也的确是时候了,太早不宜,太晚也不公道,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重读胡兰成,恐怕另有一番文学与历史意义。

        太早读他,因为距离太近,情绪难免波动。他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汉奸,只是个芝麻小官,但因逃亡,不仅一直没受惩处,更一直自认无罪,甚至写书自辩,那对经历过抗战的某些老左翼来说,构成了严重的挑衅。《今生今世》是其中一本自辩书,汉奸就是英雄,英雄才是汉奸,胡兰成的点滴忆述对战争胜利者的史观毫不买帐,他心底自有一副算盘,以“天命”和“天志”打底,他放眼的不仅是中国更不是日本而是人类文明的历史前途,所以他觉得处处皆有可感可喜之事,用他的惯用语来说,便是,“这也是好的”。

        譬如杀人不眨眼的大流氓大特务吴四宝在他笔下,竟具如此哲理:“他结托中国民间,以与租界当局分庭抗礼,亦非合作,亦非对立,而要说合作,也是合作的,要说对立,也是对的的,总之大丈夫处世接物,自然响响亮亮。这等于潜移的租界革命,而与之廓然相忘。中国人特有一种与世相忘,如辛亥起义,是以革命相忘。又如八年抗战,是有一种岁月相忘,乃至敌我相忘,彼时上海民间与租界亦有这样的一种相忘……本来恶二字在西洋人便成祸福,在中国民间却只有是非,而且人可以对它调笑。是非分明,而亦可以相忘。是非分明是人世有限的面,是非相忘则是无限的面,人世有限而亦无限。”

       如斯诗意文字,把恩仇模糊,把血腥淡化,一切转移为变动不居的有限无限,这不一定错,但听进在战争里家破人亡的中国人的耳里,未免如在伤口上洒盐,不易,唯有当一切远去,隔开了若干时空,血腥渐远,人们始能静心把玩文词背后的玄空趣意。

        “喜剧,就是悲剧加上时间”,不是早就有西洋作家说过吗?读胡兰成,亦是这样,而这正是他的好运气。时间站在他这边,尽管他早已不在人世。时间愈往后,仇恨情绪愈冲淡,他的文字他的哲思他的视野始会愈被欣赏在时间的保护伞下,终有一日,在侵略者国度里苟存余生的文人必变成了哲学家。

       (三)善恶皆有可传

        胡兰成旧作得以推出简体版本,关键理由是有一群胡迷,搜集、整理、注解、删节、翻译(有些原著是日文,译为汉语),这是出力的部分。

        另有一个营商有成的年轻人,爱上胡兰成,奔跑全国,连结胡迷,资助出版,这是出钱的部分。可惜这位先生于旅途中猝死,英年早逝,唯望其志得被延续。

        不管出钱或出力,都不是没有风险。终究”汉奸”之名仍未被翻案或宽恕,很容易在花了一番力气和钱财之后,突然,高层下令,查禁销毁,胡兰成只能继续成为在网上广被流传阅读的名字,难见天日。

        幸好至今仍然安全,而当时日愈下,安全度必愈高,因为大家渐忘汉奸之恶而纯粹欣赏文字之美与思想之精,时间站在胡兰成这边,走过现世毁誉,他必成为时间的胜利者。

        胡兰成本人何尝没对时间的魔力有所领悟呢?在《今生今世》的“渔樵闲话”章节里,他写道:“汪先生(汪精卫)那一叹,如今已成了渔樵闲话。霸图残照中,樵夫一叹,舟子再泣,其实可说是无缘无故,但亦真有好风日,好意思。太平天国与曾国藩是敌对的,后人却觉两者皆有可传,当年的和平运动与抗战皆有可传,乃至解放军亦有可传”。他是明白人,知道时间的犀利。

        《今生今世》写成于五十年代,在此廿年之后,胡兰成写文章谈朱天文姐妹文章,扯上张爱玲,亦意在弦外地说:“张爱玲的文章里对于现代社会有敏锐的弹劾。但她是喜欢现代社会的,她于是非极分明,但根底还是无差别的善意。可比平剧里对于奸恶小人亦予以美化此即无差别的善意。

           渔樵闲话里对于前朝里,当年的问题都已成了过去,遗留的就惟有这无差别的善意的风光。是非乃同一海水之浪,但有浪更见得泼刺现实”。前后呼应,可见他念念不忘自己的故事,静心等待“问题都已成了过去”,便可留下传奇

          战后逃亡,改名换姓,胡兰成曾于温州中学教书,某回想向刘景辰道尽身世,又不敢直白,只说自己是胡的亲戚。刘先生笑道:“这样的人,必智足以全其身”。一语点破胡兰成的精明。黑白照片里,胡是小眼睛,却有杀气锋气,把世界看得清楚,找寻自己愿意落脚的安全位置。这双曾把张爱玲迷倒的小眼睛,躲在历史的帷幕后,时间拖得愈长愈久,迸发的笑意必愈浓。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